「手寫的溫柔」POSTCARD+
 
 
心靈"魚"湯電子報訂閱辦法+
1.把訂閲的e-mail回覆在【這裡】
2.发Mail到fishepaper@gmail.com
(推薦使用gmail的帳號。)

tracker

 

二月#一场设计好的重逢

2015-2-1 19:39:00  by: Fish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真的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更新blog了。我好好反省了一下。什么都不能当成借口。
就在我开始进入慢慢减少刷微博的时期,也大概明白了,新一轮的进化就在眼前了。
于是,在这个二月,希望能和你重逢在又一个应许之地上。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账号:everythinginmyway(二维码在文末)
但这并不表示我要停博。两边内容会同步,甚至会有些不同。
谢谢一直以来对我任性的耐心和包容。么么哒。

好任性工作室卷首语


每年二月,回家的站台,是古老仪式的祭坛。

身心灵,在这里被打包传送回,那些最初的地方。


像这样,独来独往的人生,没有想象中那么与众不同。

苍生,都一样忙碌、一起苍老。


老友来北京看我,说这半生的愤世嫉俗,终究还是到了退却的时候。

在这日复一日的现实中,有人渐渐清醒过来,有人干脆一睡不起。


青春,如果是一场梦,醒来的时候,是否能是更好的自己。

怀疑,或是好奇,都没有标准答案。少年,大抵是不会欣赏你如今的样子。


在一年中最短的一个月里,忙着发红包、忙着秀恩爱。急于给全世界一个交代。

二月,这一场设计好的重逢。我选好了新的姿态,回来见你。


可惜,我们从来没有机会,好好的相遇。

因为,当时不知,遇见的,是你。


我们有太多时间疲惫、有更多时间抱怨,却没有时间陪伴。

哪怕只是在此时此刻,让我靠上你的肩头。


我出发了,在二月的料峭里,迎向春的光去。

但愿,你也有着一样的目的地。


好任性工作室 Fish Wong

本文图片皆为iPhone拍摄,文字与图像均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拖延症

2014-7-14 13:01:00  by: Fish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爱不是万能的 但没有爱是万万不能的

photo @ 地主神社,京都 2012.7.7

《拖延症》的MV首播了。http://v.yinyuetai.com/video/2092929

这首《拖延症》是在去年年头写的。算来也都一年多了。
这首歌,是品冠的私人定制,基于十几年间的了解,完全量身创作。并非是所谓文案里头那种夸夸其谈,而是全然的事实。
每个创作者都会有自己私心里,比较欣赏和最想合作的歌手。或许,我算是承蒙老天眷顾。
但,心里也很清楚,神的偏爱,不是不给你机会,而是给了你更好的,你也得要接得住。
更要谢谢品冠的信任和肯定,以及用心地谱曲、暖心地演唱、费心地制作,让创作成为作品,并有一个完整而成功的呈现。
词和曲,都是把各自的心血托付给了对方,你我这也幸是不负彼此所托。

写这歌的缘起,是这样的。
我的一个单身女朋友曾经抱怨说:“我现在去同学聚会,他们都拿手机出来晒孩子照片。我只能拿出手机跟我另一个也单身的同学说,你看,这是我家的猫。”
我噗嗤笑了出来,因为,我也是。 

我一贯是不爱甚至反感用“剩男“或者”剩女”这类词的。一方面是这类扣帽子的称呼显得粗鲁和不尊重,另一方面也的确不怎么认同。

单身,有时候更多的是一种选择。尤其是当社会进步到一定的阶段,独立自主又负担得起自身生活的人,对自己的社会角色有了更多选择的方向和权力。
每个时代的创作者的使命,是反映乃至引导当世的价值观。
有伴,或,单身,都不是因为别无选择,而是拥有选择的能力。
我并不提倡单身,更不是独身主义,有喜欢的合适的就好好把握,没有也没必要委屈自己。

人生路上,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爱是万万不能的。
我的那位女朋友,在我写完这首歌之前,就有了男朋友。

等还是不等 这是一个问题


photo @ 地主神社,京都 2013.4.13

我在若干年前,曾提到过另一个在媒体访谈里看到的故事。
冰心问铁凝:“你有男朋友了吗?”她回答:“还没找呢。”90岁的冰心说:“你不要找,你要等。”那是1991年,铁凝34岁。2007年,铁凝迎来了她等待50年的爱情婚姻生活,她说:“我一直记得冰心先生说给我的话。”
当时听起来,还颇有几分以为然。天底下就是有一类事,叫“可遇不可求”。

一百个人心里有一百个哈姆雷特。
一百个人心里也有一百种对的人。

我们都不由自主地在别人的故事里找自己的影子,挑出那些符合自己经历和观念的部分来放大。
所以,倘若,一百个人心里也有一百样对《拖延症》这首歌的理解。
这,并不意外。甚至是欢喜的。 

仅仅等待,就能带来幸福,也许,是一个天大的误会。
如果说,出于寻求婚姻或者迎合环境,而做出选择,是自毁又不负责任。
那为了传说中的真爱或者匹配某种要求和想象,而躲闪逃避,也是一种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这是《拖延症》的立意,也是包裹在歌词里头真正的核。

喜欢把一首歌比喻成一个人,旋律是他的骨骼,编曲是他的肌肉,演唱是他的皮肤和毛发,歌词是他的心脏及被心跳泵出来的血液。而他的灵魂,则是听歌的人来琢磨的。
当然,我并没有忘记,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所以,歌里头的故事,因为叙述者角度的关系,表面上讲的是一个“我等你、你等他”的故事,但其实若能站得远一些,这便是两个拖延症患者的故事。
当局者迷,对自己的真心都视而不见、按下不表。
这种拖延症,就请千万不要放弃治疗。
这个歌名,便是创作初衷的解读,点出歌的内核,这是我坚持要用这个歌名的原因之一。 

等还是不等,面对还是逃避。人生给我们太多选择题,却从来没有标准答案。
种种的key point,皆是要忠于自己的内心。
就像在单曲文案里引述我的那段话:“要知道,总有一天,我们不得不正视的是,自己的真心和’我爱你’这件事。”这是总结,而非缘起。
过日子,自己开心不开心才重要,因为生活终究是你自己受,不是由那些指手画脚的人来过。

前不久,在首尔的文具店,看到一本笔记本上印了一个slogan,翻译过来大概是:再多学习十分钟,我命中的老公就会换人了。
我们是什么样的人,就会遇到什么样的人,当我们变得更好了,我们遇到的人也会更好。
少看韩剧多读书,少宅在家多旅行。与其说你要等待一个人,不如说你要准备一个未来。一个更好的自己,才有更好的未来。单身狗,也可以有华丽逆袭。

在时间的迷宫里 由心做向导 把握当下事 珍惜眼前人

photo @ 首尔  2014.5.30

拖延症

曲:品冠 词:王瑜Fish Wong

朋友聚会你还是一个人 早已经习惯被明知故问
回答也不是自己想单身 工作很忙碌生活很单纯

失眠的夜里也会感觉冷 谁不曾尝过缘浅情却深
你说别担心寂寞不伤人 笑着流眼泪也怕鱼尾纹

等一个 对的人 等你命中的缘分
拖延自己的人生 拖延幸福的启程
给他的爱是你的青春 却再也不敢 去奢求永恒

等一种 新可能 等你和我的缘分
拖延爱情的戏份 拖延未来的剧本
给你的爱是我的温柔 却只愿为你 为你耐心保存

你也坚强也勇敢我都懂 脆弱的时候更让人心疼
回忆像一场醒不来的梦 睡过头的你只欠一个吻

等一个 对的人 等你命中的缘分
拖延自己的人生 拖延幸福的启程
给他的爱是你的青春 却再也不敢 去奢求永恒

等一种 新可能 等你和我的缘分
拖延爱情的戏份 拖延未来的剧本
给你的爱是我的温柔 却只愿为你 为你耐心保存

等一个 对的人 等你命中的缘分
拖延自己的人生 拖延幸福的启程
给你的爱是我的等候 相信有一天 故事总会发生

暖冬

2014-1-22 14:46:00  by: Fish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谢谢你的好 但我不需要


photo@哲学之道,京都 2013.4

这无疑是一个暖冬。虽然它还没有被过完。
快过年了,还仍没有把最厚的那件羽绒长大衣从衣柜里取出来的念头。
偶尔在北风起的时候,想起出门被留在鞋柜上的手套。
既没有下雪,也没有低温。租屋附近的亮马河的河面都没有完全冻结。

北方的冬天,大多时冷得清冽通透,而今年只落得个不恼人的暖冬。
不恼人,既少了怨言,但它到底还是冬天。再温和,都改变不了那份冬的本质。
只是,在这样的冬日里,人们渐渐少了对春的期待,甚至无从分辨到底是春已至还是冬未尽。才是一件可怕的事。

就像一些人一样,他们不恼人,存在感些许的羸弱,显得毫无恶意,抱怨他们的人是极少的,甚至都被发过良民卡,但归根结底是那薄情寡义的冬。却偏偏被人误成了春。

可怜的是那些被外部的假象迷惑欺骗,而早开了的花。最后在那寒风中凋零落去,化成了土,还不明白为什么。

暖冬,作为冬天的存在,其实也毫不逊色于严冬。


photo@hyde park London, 2012.1

就在这样一个冬天,我被冷哭了。

谁说人不可能回到过去。
我们不都一次次地犯着同样的错误,在过去的车辙上来来回回地碾么。
明知故犯,是先天疾病。越是知道那样错,越是会去那样做。
那些痛苦的轨迹,就像磁石一样,把你像铁屑一样不自觉地吸了过去。

有时候想想,真是对不起,对不起我自己。
对不起曾经那么痛的自己,也对不起好不容易振作疗愈了的自己。
这段疗愈期,就像一场暖冬,足以放松警惕,摸不清到底是不是春天。

你若是冬天,就请认真地冷酷。伪装成春风的样子,到底也给不了春天的真心。
至少能提醒我穿得多些,做足抵御的准备,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冷不防又寒到心底里去了。

辗转的夜里,我把沾满铁屑、错判花期的那部分自己割下去了。既然已经好不了,不如就舍弃掉吧。

我把自己又裹紧了一些。再一些。
我相信,春天,就在不远的某处,等着我发现身处这冬的真相,等着我擦干眼泪,走向它。

情到深处才孤独

2013-11-11 22:18:00  by: Fish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Love is good.  Don't make it bad.


photo @ London 2011.12

那年冬天的一天,我漫无目的地在Paddington Station外溜达。因为我要搭的那班火车在一个小时之后才发,而这段时间的空隙里,我连它会停在哪个站台都无从知晓。
我站在路口,为了让信号灯知道有人要过马路,按下了按钮,Wait字样亮起的那一刹那,看到了这一串可爱的表白。
说实话,我现在想起来,都能感到那个灯光亮起的一瞬那十二分迷人。

Wait,为了你爱的人,不要违反交通规则。
Wait,「我要让所有在这里等着过马路的人,都知道我爱你」。
Wait,「我要抓紧每时每刻来爱你,哪怕只是等变灯的这几十秒」。
Wait,爱,要慢慢来,所以不要急。
Wait!Love is good. Don't make it bad.

今天,要感谢淘宝,再也没人在我生日这一天祝我单身节快乐,而收到我的绝交通牒。
晚上,跟朋友吃过饭,裹着围巾在大街上等公车。起先,站台上还三三两两有些等车的人。10分钟过后,那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
果然,你要等的那辆车总是不来。
我一个人站在冷清的车站等着、放空着。没有恼人烦心的杂念,亦没有过分牵挂的人。我只需要照顾好我自己,便是天下太平。清清淡淡的,已是极好。


photo @London 2011.12

这样的我,你们自是也不必操心。
像我这种长年单身的人,哪里会遭受孤独。
情到深处,才寂寞孤独。牵肠挂肚,才惶惶不安。
爱,是一种心甘情愿的诚惶诚恐。

恍惚间,想起自己,也曾长夜痛哭。

有时候,深渊,是个神秘的东西,它仿佛在召唤你纵身一跃,又让你两腿发软不敢再靠近分毫。

木心说的一句话,常年会闪过我的指尖。

「所谓无底深渊,下去,也是前程万里。」

如若真是个没有底的深渊。这样或许才好,才没有了再跳入别的深渊的可能。

反正,怎么选,也都死不了。
你看,结了婚的那些人,也不都活得好好的么。

不修片的设计师

2013-9-14 18:35:00  by: Fish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photo @ London 2011.12

立秋之后,天就渐渐黑得早了起来。
这是自然规律,也是人类统计学的胜利。
那些田间地头的人们,花了多少年月才统计出了这一天。
完全没考虑是不是因为地球是圆乎乎的,还公转自转造成的。

那些人常说,星座是心理暗示,不作数,说它不过是利用了人类的趋同性。这多半是被那些写运势、搞迷信的星座专家给害的。
星座也是来自统计学吧。只是做统计分析的人把结论用星座的方式来总结。生肖、血型之流,也是一样的。

有那么一些可循的规律和关联,只是暂时搞不清楚其产生的根源,就盲目否定它们的存在 ,那也是一种愚昧。
这一点,与唯物主义死脑筋理科生讲来,是破费气力的。
如若他们回到千百年前,会不会也是一群义正词严质疑节气的家伙呢。
喂,地球真的是圆的呀,伙计。

photo @ Windsor Castle 2011.12

因为工作的关系,认识许多优秀的设计师。
早年间,有一件事时常困扰着我。那就是他们几乎都拒绝帮我修照片。哪怕是要用到设计上的那些。
有时候,拗不过我,勉强修上一两张,也容易是达不到想要的效果。

我的既有概念里,也会有设计师都应擅长修片的逻辑。
我想大部分人都是吧。(告诉我,我不是一个人)
然而,事实却不尽然。
于是也只好默默地接受这个事实。

曾经有一份相当不错的offer给到我。大体是觉得我文字运用还算不错,所以想请我去负责写稿。考虑再三,末了还是婉拒了。
领导讲话,这种东西,终归不是我的range。
多数人,到了我这个年纪,就知道,工作还是需要选择自己擅长和感兴趣的才好。


photo @ Paddington Station, London 2011.12

同样是搞文字。
诗人,大半是写不了好的小说的。小说家,也不见得能写得一首好诗。
同样是做音乐。
只会弹吉他和只会弹钢琴的人,写出来的曲子规格都是不太一样的。

那些人们一心看来是规律之中、有所关联的事情,哪知也差着三百六十五里路。
喏,爱情和永远这两件事的联系,也来自人们的一厢情愿。
不能永远的爱情,也是爱情。

哦对了,你会问,那谁是负责修片的呢?
摄影师大人们。
当然,还有一个专门的职业叫做修片师。
全能型的大师也存在,只是稀有,且也有短脚和软肋。

不修片的设计师,不写小说的诗人,你又是怎样的爱人呢?
是这样吧,有时候,宁愿迷信星座,也不好去迷信他们嘴里的那些爱情。

了不起

2013-9-11 13:11:00  by: Fish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飞翔 于鸟而言 根本没什么了不起

photo @ The Tower of London, London 2012.1

常常在梦里,对着铺满桌面的公式和数字捉急,周围的同学们是气定神闲的,只有我一道题都看不懂(解不出就已经是另一种境界了),焦虑得冒虚汗。醒来的感觉,就像快在水底窒息的人,突然浮出了水面。
所以,现实生活是美好的,原来,加减乘除就已经够用了。
于是,我不得不去琢磨,自己是不是总在花着最大的力气,做着这些无用功。

年少时,对于那些数学好的同学,怀着几分敬意,也存着几分畏惧。不在一个维度里的生物,难道不会教人好奇又害怕么?
我的那些同学们,每一个,真的很了不起。那天书一样的物理、数学题,老师还没来得及在黑板上写完题目,就有人举手给出了答案。那位清瘦的数学天才后来上了重点名牌大学的数学系,十年后,发福成了3个自己,在同窗的婚礼上,被追问着来历。

后来,我琢磨过来,对于头顶智慧光环的他们而言,闪闪发光这种事,也没什么了不起。就像在鸟群里,会飞能有多了不起呢?
文人相轻,大体也是这个意思。


photo @ British Museum, London 2011.12

那年去大英博物馆,在几千年文明的面前,那几百年的文化史,似乎也没什么了不起。哪怕一样璀璨夺目,但却好像立刻不值一提了起来。

你爱她,他也爱她。
你们的爱,是一只会飞的鸟,会飞没有什么了不起。
终究是被爱的她才最了不起。
爱、付出、牺牲……往往是多情的人最爱的标榜。
这些得不到回应的无用功,在他们自己眼里是何等的不得了。而在对方眼里,又是多么的晦涩难懂、何足道哉。

爱和算术、写作一样,有时候都可说是一种本能,就像许常德老师形容的,创作就像是大便一样,自然无负担。

爱情,其实,也就是你一来我一往。加减乘除就够了。
熟练掌握微积分,也换不来高分。
有些人绞尽脑汁,都算不清楚爱情这道题。
倾其所有的实验尝试,也靠不近“薛定爱的猫”。

暗恋的人,多半不是在搜集对方也爱着自己的蛛丝马迹,而是在计算对方可能会爱上自己的可能性。
那些不断在恋爱的人,也无非是只会飞的鸟,只怕那种一起飞就忘了降落的。

所以,在另一些逻辑里,小米就是了不起,苹果就是吐槽集。
也是可以理解的了。

格式

2013-9-6 11:49:00  by: Fish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单身才是最接近爱情的状态。」——许常德

photo@台北信义诚品 2012.11

昨晚,许常德老师在自己的创作分享会上,说:“单身是最接近爱情的状态,当你有一个人时时刻刻在身边,你反而远离了爱情。”

我自认是老早就自悟了这番话的深意的。
爱一个人的格式,说穿了,是彼此赋予对方的想象。
单身的时候,这种想象的空间是无穷的,限制是无从的。以至于,真正在无限地接近爱情。一旦具象落实后,反而是脱离了爱情那幻象的本体,滑向了现实的深渊边缘去了。爱人和爱人之间,需要保有相当的空间。越独立自处,倒是越彼此亲昵。

婚姻是无意义的存在,或者说大部分时候是。
婚姻和爱情,是两人关系的两种格式。
那些认为人生就一定要结婚的男女们,几番理论到最后也无非是,父母家人隔壁邻居给的定义。
其实,人生,除了生老病死吃喝拉撒,就没有什么是一定发生的事了。

像许老师这类已婚多年的中年男子,深谙各中道理,又大多苦不堪言。
“幸福,在你认为自己得到它的那一刻就已经不幸福了。”他说。
幸福的格式,暂且可以认为是一个悖论。


photo @ V&A London 2011.12

回忆的格式,应该,就如同那些躺在硬盘里的文件一样,各式各样。
有用影像存储的,有用文字记录的,有用数据堆砌的。
我更偏爱用的格式是,感觉。

饥饿感、安全感、满足感、成就感、温暖感、无力感、挫败感、幸福感、新鲜感、窒息感……所有这些感觉,被一遍又一遍地触发、体会和回味中,我的记忆和人生一起,慢慢长出了内容,生出了轮廓。

其实我也只会谈人事和感情,从来不知道怎么谈创作。
创作是个矫情的字眼,亦不过是些想说的,和该写的,如此罢了。

原味觉醒

词:王瑜Fishwong   曲:黄雅莉   演唱:黄雅莉

  薄荷叶 柠檬水 
  加一滴暧昧 
  奶油香 热咖啡 
  温暖了感觉 

  爱用心调配 
  把想念变浓烈 

  绿抹茶 红玫瑰 
  酿出一丝苦味 
  曾流过 的眼泪
        感动更入味 
  多难得如此对味 
  
        唤醒爱的原味 
  无添加 纯粹 
  勇敢相信直觉 
  像从没经历伤悲 
  这样 一天一天一点一点  彼此靠近一些 在一起体会 
  心酸 也被时光化作甜美 
   

  不知不觉 
  彼此更了解 
  世界不完美 
  千万种滋味 
  只要 有你相随 
  百转 千回 
  我都陪你面对 
  


走散

2013-9-5 19:43:00  by: Fish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起点无存 终点无能


photo @ 清水道,京都 2013.4

早年,有一次同学聚会后,老同学跟我提起一位同我要好的女同学,说自己是真的喜欢人家的,而今依旧是喜欢的。而他当时已有可以谈婚论嫁的女友了。
我惊讶于他现如今的坦诚,在那些懵懂的岁月里,未曾说出口的真心话,此刻,却也只能跟我这种局外人来坦白。
我说原来你是真的喜欢她呀,我一直只当是同学们间戏虐的玩笑。
老同学说,是啊,真喜欢,所以聚会的时候我一直呆在她旁边。
嗯,这般回想起来,那天,有一个人,也一直在我身边。
那是这7、8年里,我最后一次同那个人的见面,那之后,我们也曾约过几次,都因为工作太忙,没能成行。
而老同学的那些话,我也再没有告诉我那位要好的、他喜欢着的,女同学。


photo @ 清水寺二年阪,京都 2013.4

许多年后,我们都各自安于彼此现时的生活和圈子,总觉得过去的就是过去了,总有更好的,在未来的路上等我们。
大概吧,我们是迎来了各自想要的未来,却也如同设想的那样,都没能出现在那里头。

在漫漫的路上,我们自顾自地走散后,还能像今天这样相逢一笑,道一句“好久不见,而你都没变”。已是一份难得的幸运。又怎敢言遗憾。

坐在桌子对面的他,居然有些害羞了起来……

不吃辣

2013-8-31 19:10:00  by: Fish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photo@哲学之道,京都 2013.4

家的隔壁街有家小餐馆,餐馆早上9点以前卖早点,几乎包含了在北京你所能想到的所有市井早餐的选项。两块钱的豆腐脑、一块钱的小米粥、一块钱的油条油饼、伍块钱的蒸饺、包子、小馄饨、鸡蛋灌饼、卷饼、肉夹馍、煎饼果子……齐全量足,而廉价。

来吃早餐的人,总是来去都匆忙,不算大的店堂里还能散落着空座。大人上班,孩子上学,在假日里,过来吃早餐的人明显就少了许多。如果我能闲闲地端着碗加了卤的豆腐脑,搭配随心情转换的各种不同干粮来吃,就说明那天我早起了。

我间或也在那里吃午餐,听听隔壁桌的大叔们谈谈30年前的政局,又或者后头的老外怎么用英文数落自己的孩子……我总独坐一个四人席,都点同一种盖饭。菜单上似乎也没有更多选择。早先去的时候,总要关照店员“不要葱”。有一次端上来,大师傅没放葱,但很热情地给放了蒜。对于我这种“不吃葱姜蒜教”的教徒来说,只好默默地对自己告解。现如今,服务生小弟一看到我进门,就会跟身边的同事说“那个吃盖饭不要葱姜蒜”的来了。



photo @ 伏见稻荷,京都 2013.4

我总以为自己这样的人,绝成不了美食家。无论我有多爱吃这件事,都没办法也没资格,给别人指点美食之路。

美食家这种高端身份,比厨师更需要天赋的,他们最重要的能力,就是什么都吃,而且什么都爱吃。对他们来说,食物和调味只有“很爱”和“普通爱”的区别。
酸甜苦辣生辛、葱姜蒜香菜……无所不爱,无一忌讳。
几乎每一个美食家都是好厨师,他们对食物与生俱来的热爱和享受,是上帝的恩赐。

而我,除了不吃葱姜蒜外,我还不吃辣。
每次有人听到我不吃辣,都会用一种十分同情的语气说:“许多美味你都吃不了,多可惜。”
但我完全没有丝毫遗憾,那些对他们来说不可错过的美味,对我来说是折磨和迫害。非但体验不到美食本应带来的感动喜悦,反而感到痛苦难受。
同一样事物,结论却完全大相径庭。

我不是兔子,我不爱吃胡萝卜,但兔子们不理解,但我理解他们爱吃胡萝卜的心情,因为我也有我爱吃的东西。
这既不是兔子的问题,也不是我的问题。但要用“锻炼吃辣”这样子来硬塞给我,就是兔子的不对。


photo@伏见稻荷,京都 2013.4

一家餐厅的服务生,如果会主动问客人有没有忌口,即可加上5分。
当然,挑剔的厨师,是极不喜欢太多忌口的客人的。会让自己的作品最后面目全非。少一种食材或者一味调味,都是不可弥补的破坏。

大阪道顿崛的一蘭拉面,被号称最寂寞的拉面馆。每个座位都被隔板隔开,客人落座面对的是一块有送餐口的木板,就像坐在一个木柜子里,用餐的时候,连服务生的脸都看不到。

但我觉得,这并非是它最寂寞的部分。

当我如常在店门口的自动点餐机点完面,还收到一张单子,非常详细的列出了每一碗拉面可以被改变的细节。面的软硬程度、汤头的浓淡清腻、有无葱姜蒜醋都可以被增减和更改。完全让每一碗面都变成一份独享,每一个人吃到的一蘭拉面都不一样。把填完的单子与点单机吐出来的票一起,通过木柜子的那个小送餐窗口递给“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服务生后,静静地等待那碗完全符合按照你的口味和心意完成的拉面。这是一种怎样的寂寞,一个人在木柜子里,吃着一碗“寂寞到没有同类伙伴”的拉面。

也没有要标榜什么特立独行,我们都有各自的口味,只是有些恰好有志一同,另一些为何不能差异迥然?就跟那碗寂寞的拉面一样,有自己的味道,也许是天意,又也许是自己在那张单子上选了的。

我不用做美食家,也可以感受到美食带来的幸福感。满世界寻找尝试各种好吃的。
我也不用不停地恋爱,也懂得爱的美好是什么滋味。在全世界,总有一个爱“不吃辣的人”的人。
我知道,有些事,因为这样而变得不容易。
但我就是不吃辣,我还是不要胡萝卜,我从来不吃你那套。
你又能有什么办法?我自己都没有办法。

一千五百米

2013-7-14 22:11:00  by: Fish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鸽子什么都不怕,它们能站在电线上。”——Mitch 《Modern Family》

photo@ 大阪  造币局 2013.4.16

我有个要好的女朋友的先生,是位民航飞行员。
这样的职业,总让人有许多不切实际的想象空间。
她先生曾说:每次只要飞机下降到1500米的高空,他们坐在驾驶舱就能闻到那座城市的气味,或者说臭味,来得更直接。

每一座城市的气味,都不一样。

后来,每每坐航班,飞过各个城市的上空,我心里便想象着这气味。

大部分时候,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于奔波在城市和城市之间,辗转在人与人之间。这1500米的气味,是我和你的安全距离。

前阵子脚扭伤后,每天抹跌打药,屋子里都弥漫着药味。
那些天里,我的1500米以内,都是这些让我想起外婆家的味道。
也只有最亲近的人,在那段时间照顾我的母亲,知道那气味,就如同了解我的脾性一样。

一个人的脾性也是有气味的吧。
只是近不到那1500米,也真是无从知晓对方的真性情。
黑格尔认为,宗教的对象和哲学的对象大体上是一致的,那就是真理。但不是所有人都感兴趣。
对于大部分人而言,倒是没必要或者也没渴望进入那1500米的区域。
除非是那些足以让人想要降落的坐标,才有了解那些真理的可能性。

常有人说,如果我们对身边的人,能像对陌生人那样好,该有多好。
对于我这种月亮处女的人而言,更是如此。越亲近越不可爱。这一点,只有我父母懂。
这也是一直与人保持那1500米安全距离的原因。

谁在喜欢的人面前,都只会努力展现自己好的一面。
就像我们偶尔喷着香水、点着熏香。
但爱一个人,终究要从1500米才出现的气味开始。
在进入1500米之前,都是外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53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

Copyright 2003-2011 www.fishw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