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寫的溫柔」POSTCARD+
 
 
心靈"魚"湯電子報訂閱辦法+
1.把訂閲的e-mail回覆在【這裡】
2.发Mail到fishepaper@gmail.com
(推薦使用gmail的帳號。)

tracker

 

不吃辣

2013-8-31 19:10:00  by: Fish  | 阅读全文 | 回复(2) | 引用通告 | 编辑



photo@哲学之道,京都 2013.4

家的隔壁街有家小餐馆,餐馆早上9点以前卖早点,几乎包含了在北京你所能想到的所有市井早餐的选项。两块钱的豆腐脑、一块钱的小米粥、一块钱的油条油饼、伍块钱的蒸饺、包子、小馄饨、鸡蛋灌饼、卷饼、肉夹馍、煎饼果子……齐全量足,而廉价。

来吃早餐的人,总是来去都匆忙,不算大的店堂里还能散落着空座。大人上班,孩子上学,在假日里,过来吃早餐的人明显就少了许多。如果我能闲闲地端着碗加了卤的豆腐脑,搭配随心情转换的各种不同干粮来吃,就说明那天我早起了。

我间或也在那里吃午餐,听听隔壁桌的大叔们谈谈30年前的政局,又或者后头的老外怎么用英文数落自己的孩子……我总独坐一个四人席,都点同一种盖饭。菜单上似乎也没有更多选择。早先去的时候,总要关照店员“不要葱”。有一次端上来,大师傅没放葱,但很热情地给放了蒜。对于我这种“不吃葱姜蒜教”的教徒来说,只好默默地对自己告解。现如今,服务生小弟一看到我进门,就会跟身边的同事说“那个吃盖饭不要葱姜蒜”的来了。



photo @ 伏见稻荷,京都 2013.4

我总以为自己这样的人,绝成不了美食家。无论我有多爱吃这件事,都没办法也没资格,给别人指点美食之路。

美食家这种高端身份,比厨师更需要天赋的,他们最重要的能力,就是什么都吃,而且什么都爱吃。对他们来说,食物和调味只有“很爱”和“普通爱”的区别。
酸甜苦辣生辛、葱姜蒜香菜……无所不爱,无一忌讳。
几乎每一个美食家都是好厨师,他们对食物与生俱来的热爱和享受,是上帝的恩赐。

而我,除了不吃葱姜蒜外,我还不吃辣。
每次有人听到我不吃辣,都会用一种十分同情的语气说:“许多美味你都吃不了,多可惜。”
但我完全没有丝毫遗憾,那些对他们来说不可错过的美味,对我来说是折磨和迫害。非但体验不到美食本应带来的感动喜悦,反而感到痛苦难受。
同一样事物,结论却完全大相径庭。

我不是兔子,我不爱吃胡萝卜,但兔子们不理解,但我理解他们爱吃胡萝卜的心情,因为我也有我爱吃的东西。
这既不是兔子的问题,也不是我的问题。但要用“锻炼吃辣”这样子来硬塞给我,就是兔子的不对。


photo@伏见稻荷,京都 2013.4

一家餐厅的服务生,如果会主动问客人有没有忌口,即可加上5分。
当然,挑剔的厨师,是极不喜欢太多忌口的客人的。会让自己的作品最后面目全非。少一种食材或者一味调味,都是不可弥补的破坏。

大阪道顿崛的一蘭拉面,被号称最寂寞的拉面馆。每个座位都被隔板隔开,客人落座面对的是一块有送餐口的木板,就像坐在一个木柜子里,用餐的时候,连服务生的脸都看不到。

但我觉得,这并非是它最寂寞的部分。

当我如常在店门口的自动点餐机点完面,还收到一张单子,非常详细的列出了每一碗拉面可以被改变的细节。面的软硬程度、汤头的浓淡清腻、有无葱姜蒜醋都可以被增减和更改。完全让每一碗面都变成一份独享,每一个人吃到的一蘭拉面都不一样。把填完的单子与点单机吐出来的票一起,通过木柜子的那个小送餐窗口递给“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服务生后,静静地等待那碗完全符合按照你的口味和心意完成的拉面。这是一种怎样的寂寞,一个人在木柜子里,吃着一碗“寂寞到没有同类伙伴”的拉面。

也没有要标榜什么特立独行,我们都有各自的口味,只是有些恰好有志一同,另一些为何不能差异迥然?就跟那碗寂寞的拉面一样,有自己的味道,也许是天意,又也许是自己在那张单子上选了的。

我不用做美食家,也可以感受到美食带来的幸福感。满世界寻找尝试各种好吃的。
我也不用不停地恋爱,也懂得爱的美好是什么滋味。在全世界,总有一个爱“不吃辣的人”的人。
我知道,有些事,因为这样而变得不容易。
但我就是不吃辣,我还是不要胡萝卜,我从来不吃你那套。
你又能有什么办法?我自己都没有办法。

Re:不吃辣

2013-9-5 16:58:03  by: EllisPeng(游客)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看来我们的喜好有点相反,我喜好吃辣,但也不喜欢太辛辣,恰到好处就好;我喜欢吃姜葱蒜,相当于一种调味料,炒菜还是蛮好香的;然而我不喜欢太甜的东西,可能是童年吃太多糖蛀牙的原因,但少甜还是可以接受的。每个人都有自己偏好的东西,这个所有人都清楚,但弄清楚自己喜欢些什么不喜欢些什么,有时候还是得花时间去尝试过才知道。。

Re:不吃辣

2013-9-1 12:00:55  by: tokki(游客)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我也不吃辣,所以在重慶待著的那幾年,在吃方面,覺得比較痛苦。還好現在還能找到許多自己愛吃的食物,所以,不遺憾,很幸福。我們,總會等到那一道專屬於自己的美食的。

发表评论:

    大名: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主页:
    标题:

Copyright 2003-2011 www.fishw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Oblog.